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06 孫子是男?是女?
作者:南佬      更新:2018-12-13 00:49      字数:3296
  「我的手機是白色的,你知道吧。」

  「知道。我的是黑的。」

  「那怎麼會拿錯?」

  孫令乖巧地跪坐,屁股乖乖的壓在穿襪子的腳掌上,瞄到地板上的髒污他伸出腳掌,打算用襪子擦掉他剛剛忘記拖鞋踩髒的地板,卻讓陳晨南瞪了一眼後趕緊縮腳。

  「不要用襪子擦髒東西!」

  嚴厲的斥責更讓孫令像個做錯事等著挨罵的孩子縮了縮肩頭:「知道了……」,仰頭用無辜的小狗眼神望向陳晨南,雙手攤開拿著分裂成兩半的手機,回到重點話題上。

  「拿錯這件事是這樣的,手機都長得差不多,四四方方的。」

  雙手食指在空氣中畫了一個手機大小的四方形。

  「所以?」

  孫令又很帶戲感地左右手爪抓了兩下假裝抓住空氣中那個剛剛劃過的四方形手機:「所以,都是四方形的,薄度、觸感、輕巧度都一樣,於是,我抓了就出門……」

  為了強調他是清白的,他舉例說明又說他上次也拿了廚房裡裝醬油的小方碟當成手機帶出門。

  「上次醬油倒的我滿身都是,我在外面忙了一天,回家洗澡時才發現。」

  比手畫腳的說那醬油從他胸口的口袋流得他整身。

  「我那天才覺得奇怪,怎麼手機都沒響……」

  越說越小聲,他從來不覺得這些事很誇張、很出格、很跳脫常規,也就和陳晨南相處後,他才有了那麼一丁丁點自覺。陳晨南摸摸肚子,吐了一口無奈的氣,他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荒唐事。明明就是不同顏色的手機,孫令拿錯、弄壞也就算了,他孫令還當那隻弄壞的手機是他自己的,立馬又去新辦一支。

  「算了,我也沒發現手機不見,也有疏忽。」

  以前除了工作和萬事行會聯繫他,基本上沒人會找他。孫令怯怯的瞄了他兩眼,雙手呈上他的新手機。

  「總是要聯繫父母家人什麼的,報個平安。我再去買一支新的給你,這陣子你就用我這支?」

  陳晨南愣了下,回絕他的好意:「我不需要。」

  孫令不懂他說的什麼不需要是什麼意思,直接了當的、強硬的將手機塞進陳晨南手裡。 

  「你知道嗎。我要是沒接到我姐我媽的電話,他們鐵定會報警處理。這麼長的時間沒見你聯繫家裡人,你還是登入你的號碼,聯繫一下,報個平安吧。」

  陳晨南覺得他多管閒事:「不會有人聯繫我的。」

  偏偏孫令就是個粗神經:「啊!我有你的號碼,要不我直接幫你登入!」

  說完就滴滴滴的為他輸入,也沒見著陳晨南臉色越來越沉,就見他伸手一抓,抓過手機,他差點就控制不住情緒摔爛那支手機,將手機舉得高高的,胸口因為突然激動的情緒上下起伏,連喘了兩口氣後又將手機扔在一旁的沙發上。

  「你少雞婆了。你是我的誰!我都說的不會有人聯繫我!」

  還是忍不住破口,他明明知道孫令是無心的好意,可是牽扯到家人和零零總總……甚至是和萬事行分手後不相往來的寂寞一湧而上,他現在就是覺得激動、委屈、難過!

  「不要你多管閒事!」

  孫令讓他吼過後怔愣,眼巴巴的看著陳晨南紅著眼眶踩著憤怒的腳步走回房間。他趴在沙發上伸手搆過手機,將薄薄的手機在手指間轉繞,轉了好幾十圈後手機滑落手指間又掉到沙發上。孫令盯著手機看,臉上是藏不住的失落,手指頭一點一點地點著那支已經登入陳晨手機號碼的手機,手機靜靜的躺在沙發上,沒有未讀訊息、沒有未接來電,就是安靜的躺在沙發上。

  「……還真的……沒人聯繫他……」

  他很難想像,甚至不能理解為什麼沒人聯繫陳晨南,至少家人也該來一封訊息吧。下巴靠在沙發上,他盯著手機,腦子裡紊亂的不知道的該思考什麼,就是偶爾瞟向陳晨南的房門,擔心又掛心的嘆了兩口氣後回頭又盯著手機。

  不知道盯了多長的時間,好像是從中午盯到了晚上,手機動了,震動聲嗡嗡嗡嗡嗡嗡嗡的響,孫令像是得到什麼稀世珍寶一樣雙手捧著後跳起身。

  「陳晨!陳晨!」

  大步大步的跨步直衝陳晨南的房門,邊盯著手機邊捧著,還邊大喊陳晨。

  「快開門!快快快!陳晨!哎唷~孫子的爹!快開門!」

  他像個孩子一樣雙腿興奮的跳跳跳的,凌亂的捲髮下他那一雙單純的眼閃爍期待的光芒。陳晨南開了一小小門縫,狹窄的門縫看得出他紅腫的眼和氣鼓鼓的臉,孫令給了他一個大笑容,雙手呈上震動的手機。

  「你看。有人聯繫你了!」

  偷瞄了下來電顯示,寫著「爸」單一一個字,他又給了陳晨南一個大笑容。

  「你爸打電話來關心你了。」

  陳晨南聽見這句話,又傻愣了好一下,搶過電話,連道謝也沒說,轉過身後接起電話。孫令毫不在意他有禮貌沒禮貌,要比禮貌,他從小就比不過人,自然也不會在意這種小事,沒敢將門打開,他就站在門縫後看著陳晨南講電話。

  「……喂……爸。沒事,電話打不通……對,我換工作了,什麼?住哪?我住在……住在朋友家。回家住?不用了,爸!我在外面一個人住得好好的,況且我又找到這裡的工作……」

  聽到這裡,孫令沒繼續聽下去,聽起來陳晨的爸不知道孫子的存在,甚至連他沒工作、住在哪兒都是現在才知道。走回客廳,才要坐下,就聽見陳晨南走出房門的聲音,他又跟了上去。

  「陳晨。」

  陳晨南沒理他,雖然他也知道是自己在鬧脾氣,卻任性的想朝他撒氣。孫令撓撓他蓬鬆的捲髮欲言又止,再開口又像是自顧自地說自己的故事。

  「我媽和我姐,他們倆三天一通電話,兩天一定傳訊息,要我不接電話不回訊息,他們鐵定報警。但他們也不是強硬派的女人,偏偏又是那種軟綿綿、溫柔婉約、說話輕聲細語的那一種,搞得我上國小前都以為女人都像他們那樣。」

  自顧自地說就算了,現在聽起來像是離題了。陳晨南高傲的繞過他,別過臉就是不看他,走進廚房翻找吃的。孫令還在說故事,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頭,伸手越過他又拿了兩個檸檬奶酪,一個自己吃,一個給陳晨和孫子吃。

  「小學的時候班上女生強悍之……個個都像女漢子,欺負男生不說,搶了男生的球還罵男生孬種,我的天阿,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江湖上的險惡。」

  含了一口奶酪,他又說了一句女俠風範不敢恭維,看見陳晨南扯不開奶酪的紙蓋子,他咬著小勺子,伸手就一把為他扯開,自然地遞給他,然後繼續他的故事。

  「我爸他則是每兩個月讓我聯繫他一次,有幾次我沒聯繫他,他一通電話打來劈頭就訓了我一頓,你也知道他那張嘴什麼話都敢說,還說我不是他生的,就不必打電話,偏偏是他的精子造成的,讓我還是認命點,時辰一到就去見朕。」

  陳晨南含著檸檬奶酪嗆了一口,噴出一口奶油花,他慌慌忙忙的拿抹布擦,顫抖的眼尾透著一絲笑意和不准笑的堅持。孫令又咬著小勺子,轉身抽了兩張紙巾給他,然後手拿著小勺子沒什麼規矩的邊說話邊晃。

  「總結就是你也是你爸精子造出來的不是嗎?將來孫子出生後你才打算告訴你爸嗎?啊……我又惹你生氣了?你別氣啊……」

  孫令慌亂地撓頭,蓬鬆的捲髮讓他撓的更加蓬鬆。

  「我就是想……萬一孫子瞞著我在外頭生孩子,然後我等到他抱著孩子回家,然後告訴我一聲,孫令,這是我兒子!我的天啊,那我一定傷心死了,怎麼不早告訴我!」

  陳晨南難得失序的咬著小勺子,含含糊糊的疑惑的啊一聲:「那是我的孩子,關你……」

  關你什麼事,他沒說出口,總覺得又會傷了孫令,儘管他老早都不知道說了幾百次。孫令還是一副戲精上身,誇張的演出「父親的心孩子不會明白」這一齣戲。

  「你想想我都傷心死了!更何況是你!我不准!真的不準!孫子啊~你以後要生孩子,得經過我的允許!不對!聽說生孩子很痛,得想辦法讓別人生!」

  越說越離譜,可陳晨南笑了,他的笑聲從原本含糊不清逐漸放大,而後靠在餐桌邊笑到流淚。

  當父親的都希望孩子好—

  一如他聽見孫令為孫子抱不平南佬原創,他開心得不能自己,儘管孫子還沒出世,他還是為孫子開心。他的父親因為寄送的食物被退回,趕緊的聯繫他,語調上雖然聽不出他的急躁,但這次的通話是他們父子倆在陳晨譽出事後說過最多話的一次……

  「好、好,讓別人生。萬一孫子是女的,注定要生,怎麼辦?」

  孫令愣了:「這就壞了。我每天孫子孫子這麼著喊,都當他是男的。怎麼醫生說是女的嗎?」

  換陳晨南愣了:「醫生沒說,明天產檢,我再問問……」

  孫令是個沒心眼、性子來去都快的人:「陳晨,你希望孫子是男的?還女的?」

  陳晨南讓他這個問題問的心跳快了一拍,但他不會傻的認為這股心悸等於心動,只是覺得這個問題,應該、本來、是屬於萬事行提問的才是。

  「健康就好。」

  「籠統!雙性人也很健康,那孫子不就太慘了嗎?」

  「啊?」

  「別說了。就當孫子是男的。女的也當男的養!女……女漢子也沒什麼不好的!」

  陳晨南有點啼笑皆非的盯著孫令那一副想起女漢子就打冷顫的模樣,帶著微笑悠悠的又含了一口奶酪。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留言。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