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三十四章 可惡!膽敢利用他!
作者:南佬      更新:2018-12-09 14:39      字数:2039
  皇上的翠釉玉大桌不是誰都見過。但舉凡見過的,一定都是些有頭臉的大官大臣。

  「哎,你站住。」

  尖銳的聲嗓怕人不知道他是公公似的喊得老大聲,謝主恩無奈地嘆了口氣後轉身,畢恭畢敬的福身作揖。

  「拜見元齊公公。」

  「是你啊~」

  語調和眼神多有打量,眼珠子轉過那張大桌子,繞著桌子踱步二、三。

  「皇上的翠釉玉桌?皇上親自下令讓你搬的?」

  謝主恩眼裏轉過無數個心思,又來一個「皇上下令讓搬」的問句,不過元齊問的心思似乎又和牧珆不同。

  「回公公,正是,若非皇上下令,奴才不敢僭越。」

  管他什麼心思,他先搬出皇上攀了再說,也好過讓元齊掐著機會欺負的好。元齊眼神微瞇,他又怎麼會不知道謝主恩耍這種找後台、攀靠背的心思,不動聲色的露出他右邪又帶點變態感的笑容,蓮花指半掩嘴呵呵呵地笑了兩聲。

  「……原來如此,莫怪是元喜領著你進門的……」

  嘀咕了一小句,他又換了張臉,招手喊了身邊的孫福。

  「你去幫著他,這可是皇上御用大桌,你就在一旁護著別讓磕著了,知道嗎?」

  孫福娘哩娘氣的應聲後走近,他就站在大桌旁半步之距,像個護衛兵似的守在謝主恩身側。謝主恩還沒想透元齊耍什麼心思,再次作揖後堤防著孫福,走向後大殿。

  「皇上寵幸你了?」

  「噗~啊?」

  「瞅你這模樣,當是還沒。」

  孫福斯文帶點娘氣的白臉蛋和紅唇抿直,臉色嚴肅認真,沒打算和他開玩笑。謝主恩腦子轉過一圈,忽然想起玄亦說的話,說孫福其實人不壞,那他就看在那些化瘀藥和玄亦的臉面上信他個一半半。

  「怎地~我爬上龍床又如何,沒爬上又如何?」

  「不如何。你最好就維持你現在這樣,爬沒爬上都不讓人知道,神神祕祕的。興許還能活命。」

  「切。廢話連篇。」

  孫福也沒平常那般惱怒,甚至對他那句廢話連篇顯得毫不在意,謝主恩現在就覺得他是元齊派來監視他的,撇撇嘴,不再多話。

  腳步轉過侍衛站守的宮門後侍諾大的高牆長廊,也就他們兩個和那一張大桌,和沈重緩慢的腳步聲迴盪。孫福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後若有所思地瞟了那張大桌一眼,而後用他們兩人聽得見的音量說話。

  「我是元齊底下的人。」

  「又說廢話,誰不知道你是他底下的渣。」

  難得的孫福還是沒生氣,根本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完全沒了之前跋扈、氣焰張揚的神氣模樣。

  「你一隻乙祥瑞進了尋常人不得進入革虞院,又得令碰著皇上御用大桌,正巧讓我也攀攀枝,沾這張桌子的貴氣,入院後我孫福便是高人一等。」

  入革虞院有這麼了不起,他看那牧珆和元喜甚至是周昌還不是進出自如?還有他是搬桌子,當苦差事,怎麼讓孫福說得像是得天寵臨萬萬恩。

  「就這張桌子?要不讓你搬。」

  孫福一點也不在意他的反唇相譏,冷冷的看著他,像是嫌惡他又像是可憐他一樣,眼神飄著同情。

  「哎~還以為你多精明。」

  莫名其妙的嘲笑他一句,謝主恩一整個不服氣了,上一世他蠢過了,這一世他容不得別人說他不精明。擰眉再次細忖,然而孫福卻打斷他。

  「你見過裡面有奴才嗎?」

  腳步刻意放緩,像是嫌走不夠一樣,故意在這段毫無人煙的高牆下漫步,謝主恩愣了下,也跟著放慢腳步。

  「當然有。」

  「也就牧珆、元喜和一位掃地的下人?」

  「是又如何?」

  孫福又瞟他一眼,那眼神帶著傲氣恁是討人厭,開口卻說革虞院若非重臣和那三位,沒有指令、沒有他們三位領路,誰都進不了。

  「我隨著元齊進去過一次,而元齊他……哼,也只進去過……三、四……興許連五次也不到。」

  張開手掌比了個五,又說五次不到。

  「元齊興許連御桌都沒法碰上,而你區區一隻乙祥瑞,直受皇令,得天恩寵,不但過夜還能親碰御物,這走在路上,不覺得其他人瞅著你的眼睛都在發亮嗎?」

  這麼聽起來適才元齊瞅見他一大清早從革虞院搬出大桌子,認定他和皇上有曖昧,才讓孫福跟著他,巴結他?

  「你的意思是元齊讓你跟著我是想攀著有可能得恩寵的我~那你還不快來幫我搬?」

  孫福沒伸手,又諷刺他一句「在宮裡你還嫩著呢」,見了前方有侍衛巡禮,他的腳步又恢復成正常速度。謝主恩搬著大桌子,還是納悶,這什麼巴結攀枝,搞得像是孫福命令他搬桌子一樣。想到這兒,他忽然停下腳步。

  「你們!利用我!」

  孫福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欣慰地笑,在轉身回頭望向他之際又換了一副卑鄙的嘴臉。

  「無恩。在宮裡,不利用人,就等著被人利用。知道嗎。」

  再回頭, 他站在入大殿前的重門前,朝侍衛作揖,惺惺作態的笑語。

  「兩位大人,在下孫福奉命領皇上御桌前來,還請大人大開重門,以免磕著御桌。」

  謝主恩瞪大了眼,宮裡頭的運作他總算見識到了。孫福那句奉命分明就是奉元齊的命,現在說得曖昧不明,讓侍衛誤會為皇上直接下令,就見侍衛兩眼一亮,畢恭畢敬的打開大門。

  「你這隻乙祥瑞小心點搬啊你!」

  侍衛斥喝一聲回頭又恭恭敬敬的朝孫福作揖。

  「孫大人來日多多關照。」

  孫福仍是留下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意氣風發的走在前頭,領著「搬御桌的乙祥瑞」入門。謝主恩恍然大悟,皇上讓他搬御桌那是告訴宮裡人,他謝主恩是得天恩寵的人,旁人碰不得。可經過元齊和孫福這麼一跟行,便讓人誤會成皇上下諭令給元齊又或是孫福讓奴才搬御桌。

  而他不就成了他們眼皮底下的奴才!

  可惡!這些人膽敢利用他!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夜月贈月票。感謝推薦送小發兒~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