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六章 封神有三法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2-11 20:21      字数:2757
  夜半—

  書殿內暈暈微光照著木雕大位一隅,帝辛半躺大座,閉眼假寐,手指卻轉著頸項上的小竹笛,小竹笛內閃動微微的藍色水波,似有靈光圍繞。

  啾啾—

  讓榻上那只籠子裡只有嬰兒手一般大的白色小雀擾醒,帝辛嚷了兩聲,招了元喜,讓他拿開。元喜提著鳥籠,一時間也不知道放哪。

  「皇上,這可是姬昌大人送的白翎雀,那是要擱在大殿上?還是放在書殿內的庭院之中?」

  他一個下人就是眼罩子放亮了才敢這麼問,姬昌現在可是爵位,他送給大王的東西,亂擺那是不敬,還壞了大王和姬大人的君臣關係。帝辛仍是閉眼,手指還轉著那隻小笛子,煩躁的嗯了一聲。

  「送給華妃,她前陣子不是小產了,就當寡人送她的小寵物,哄哄她也好。」

  打發了鬧人的鳥聲,帝辛仍是煩躁,在長榻上輾轉翻身後拿起小笛子湊唇輕抿一聲。那一聲是無聲無息,桌上的水杯卻有淺淺音波顫動,沒一瞬,獅首虎身的神獸玄暘便出現在殿內,龐大擁有靈氣的身軀璇身而後前足跪地,行禮在前。

  「找著了?」

  玄暘頷首,獅臉上溫馴的模樣和他一身霸氣不符,像在說話一樣,漾水波的大眼眨了又眨。帝辛又像聽見什麼話一般驚喜的璇身正坐,單手掌還激動地拍了下膝蓋頭。

  「那他在那兒?」

  玄暘黑嘴角微噘後吐出一片幻色雲朵,他軟綿綿的虎斑前掌將雲朵撥開後是一座虛幻的山城,虎爪點了點山頂上的水瀑。

  「怎的跑去元始天尊的大雲城中?」

  帝辛睨視那座山城,眼神隨著山城的拱門在那小莊園裡探尋一圈,而後抿緊嘴角,眉宇間多了一抹不耐。

  「給我看這個做什!直接告訴寡人,還活著嗎?」

  玄暘猶豫了下給了一個帝辛聽了之後很不滿意的答案,帝辛甚至還大聲的嚷了一聲啊,瞪大眼的質問玄暘說的那是什麼虎屁話。玄暘略帶無辜的眨眨眼,而後想了想才又嗚嗚了兩聲。

  「你是說封神!」

  玄暘點點頭,又嗚了一聲當回應。帝辛一躍跳起身,煩躁的在屋子裡踱步,回頭,雙指指著玄暘吐出的幻影又質問他一句。

  「在這山城之中,那隻小豹精讓人封神了!誰封的?」

  玄暘染白的眉頭微蹙,仍是搖搖頭,無辜的眼神看著就是通用靈力也無從得知。帝辛雙手背後,手指因為思考而轉動,思忖普w88优德体育封神有三法,一擁天賦神功,二擁封神劍,三則是擁有玄靈珠。

  「元始天尊肉身圓寂,寡人可是親眼所見,斷不可能是他所為。姬昌…,寡人說不準。他倘若真如那隻狐狸所言心思多殘無善,那就絕不會好心的封神收妖,劍出鞘一定是先斬為快。可那日,他便隨著寡人回皇宮,要救那隻小豹子幾乎不可能。」

  踱步一、二,眼下就剩下玄靈珠。

  「普w88优德体育玄靈珠就兩顆,一顆在我這兒,一顆在天人玄亦那兒…」

  手指轉動頸上的小笛子,又瞟向玄暘。

  「難不成是玄亦封的?」

  玄暘趕緊搖搖頭,眼神一眨一眨的像是在為玄亦辯解,帝辛則是沒好氣地嘖他兩聲。

  「緊張啥。寡人還不認得玄亦嗎?玄亦就是愚忠的代表!你們那什麼先祖遺命,他搶著遵守,一百年來怕是連三央院都沒踏出去一步。」

  說完,反倒是納悶了。他讓比干去尋大班,思及普天之大單靠他一行人難尋難尋,且那日又是墜崖落江,他不放心下便讓玄暘通用神力尋尋大班的氣息,沒想到,尋是循著了,那隻小豹精卻在短短數百日內一躍為神。這事怎麼想都不單純,妖精讓人封神,誰封的?除了元始天尊外誰又有那麼大的能耐擁有如此大的神力,不需要封神劍,不需要玄靈珠,就讓一隻小豹精在數百日內成仙封神。

  書殿大門外,議事鼓聲乍響,隆隆兩聲—

  夜半的驚擾聲多是不吉利的壞事,帝辛眉頭一蹙探望遠方,四周尚未有狼煙飄起,回頭才嚷著元喜探聽,而後元喜急步趕回,隔著一扇簾細聲卻是急語,聽起來忡忡不安。

  「皇上,殿外爵爺姬昌,刑部司徐孜,以及兵部司王猛球見,說是東北關外人方來襲,已經燒了六個村落,請求發兵。」

  人方,為東夷蠻族。常年生於北方雪國之中身形高大,皮膚白皙如雪,以打獵雪狼白虎勇猛聞名,可近年雪凍天寒,穀物不興,狼畜不旺,糧食缺乏下便不安分,動作頻頻。

  帝辛一震,急怒:「快!請他們入殿!」

  玄暘倏地用前掌按下帝辛的手,擁靈氣的雙眸又眨了眨,帝辛眼神隨著他的眨眼思忖,而後點點頭。

  「寡人知道該怎麼做。退下吧。」

  心裡頭閃過一絲嘲諷,那隻狐狸也好、玄暘也罷,都明著告訴他小心姬昌,說姬昌心思深沈,白話點按著那隻狐狸說的就是姬昌多的是壞心眼和他一樣壞。莫名覺得好笑,有哪個壞人會承認自己壞,也就那隻狐狸胡搞瞎說。

  書殿內在三位大臣入殿後陷入凝沉的嚴肅之中,先是徐孜說他年邁已不適任大帥之位,推舉王猛,王猛單說自個兒恐有武力,腦袋不比人方精明,又推舉姬昌,眼前看來姬昌再推辭那就是不忠不仁。帝辛始終背對他們三,眼神放遠—

  他若是姬昌,他若真有壞心思,那麼下一步該是舉薦伯邑考,讓他跟隨出征,然後名義上是建功立業,實際上卻是招兵買馬…

  讓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眼神裡還是忖度,他姬昌三代效忠,可真的多了這麼大點的心思,篡奪皇位?

  「臣願接下大帥之位。另請…」

  帝辛低著自個兒虎鞋,腳步微轉,這才側眼瞟向姬昌,也瞄了眼他腰上的封神劍。那把神劍乃是先太祖皇上賜給姬家的神器,承襲至姬昌已有三代,代代忠臣為國。難道就止於姬昌?姬昌算起來還算他半個太師傅,他帝辛自幼與他習文習武,如叔侄,如師徒,而後才如君臣。

  「還有什麼請求?」

  姬昌仍是恭敬趴地,一副任為受命的忠貞模樣:「微臣是想,想懇請皇上另請比干大人為副帥,臣自鄙沒有比干大人那般冷靜的頭腦,又比干大人曾與先帝南征紅方,西討須方,戰事經驗充足,有他助我大商一臂之力,那可是如虎添翼。」

  原來是比干…,還好不如他所想的招兵買馬。莫名的鬆了口氣,帝辛又收回了腳步,縱有疑心,心裡頭卻有幾分安慰。沒多問,回頭也就准了。姬昌再次拱手又說了倘若他有不測,還請皇上讓伯邑考在史書上多攥寫美言他兩句。說著是笑話,但意義深遠,一是告訴他這個皇上,攻打人方是苦差,二是告訴眾臣,他姬家效忠大商,父外征,子留內朝,父子同心效忠,絕無二心。

  帝辛抬手寫令,給了一個准字。再回神,目送大臣離去的腳步,心頭卻忡忡不寧—

  他能不相信那隻狐狸的狐話,可玄暘乃是他們大商三百年來的護國神獸,不可能騙他…

  到底,孰能信,孰、不、能、信。

  「元喜!」

  進門的卻是牧珆,他站在簾後,低聲說元喜到華妃那兒還沒回來。隔著一層紗簾,牧珆明顯地感受到帝辛忐忑的心跳。

  「皇上可想到靜公主那兒走走?」

  「到靜兒那兒?不了、不了,去,也是自言自語,然後寡人這個啞巴妹妹啊又會寫下一行字數落寡人幾句。」

  靜兒公主,他唯一活下來的妹妹,天生殘缺,生來就是啞巴,不過,這大概也是她能在這互相殘殺的宮鬥中活下來的原因。回頭走了兩步後又湊近紗簾—

  「還是去靜兒那好了。還有,你去把那隻狐狸也抓過來。」

  「狐狸?」

  「就是那隻狐狸。哎呀,想著這該是多大的恩賜!他還得謝謝寡人,讓他偷得半日悠閒。」

  牧珆見帝辛嘴角露出舒心般的玩心笑意,稍有怔愣而後仍是乖乖得令,轉身前往三央院奔去。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等待~感謝贈月票~感謝出現在排行榜上的小書迷~謝謝~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