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54. 輪迴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3-15 08:20      字数:7354
  龍山寺裡,一名婦人跪在註生娘娘前,緊握筊杯喃喃有詞,虔誠的臉龐滿是憔悴皺痕。 她不厭其煩地遵照流程,低念滾瓜爛熟的禱詞, 一再表達心中的願想,待確認毫無遺漏後,才將雙手往前一鬆。

  「喀啦!」

  深紅色的筊杯在地上跳滾,翻出兩片平面,依然又是情況不明的笑筊。

  這是她三天來從南到北跑遍無數廟宇得來的第N次結果。

  婦人怔然,終於沒忍住地掩面大哭,「為什麼?我們家到底犯什麼錯,要遭這種報應?我女兒從小就沒了爸,現在連囝仔都要保不住!」

  因早年喪偶,她一個女人辛苦拉拔女兒長大,不曾怨天尤人,也時時做公益行善積德,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女兒能有個好歸宿。好不容易他們苦盡甘來,女兒卻因身體不好,始終懷不上孩子,努力了十年,幾乎要心灰意冷,才終於盼來一個希望,眼看預產期就近了,卻在三天前傳來噩耗,胎兒的心跳突然變弱,恐會胎死腹中,醫生用盡方法也束手無策。

  教人恐慌的是,他們並非是唯一的受害家庭,更確切點來說,是全球醫學界都在遭受這個巨大的打擊——自三天前數道神秘巨雷打下的幾小時後,所有產婦都生下了死嬰,孕婦們也一一出現胎兒衰弱的跡象。

  專家推論,這場死嬰潮應是某種擴散極快的新型病毒所致,較大膽一點的學派還提出是人類基因進化遇到瓶頸的警示,還有陰謀論認為,神秘巨雷其實是某秘密地下核能基地爆炸,令全球的空氣輻射產生劇烈變化,嚴重影響新生兒的存活率。

  但種種理論都沒有具體的證據,更恍論解決辦法。一時間,人心惶惶,許多期待新生命的家庭焦慮萬分,有信仰者求神問卜,江湖騙子藉機大撈一筆,滿口命中注定,需花錢改命、捐錢消災,有真本事的法師也只能憂心搖頭,予一個「等」字。

  婦人想起女兒這些天來的以淚洗面,新聞又陸續有許多死胎母親崩潰自殺的報導,就害怕地再撿起筊杯,整個人佝僂地趴在地上,拼命對神像磕頭,悲戚哭喊:「要我捐多少香油錢都可以,要我做什麼都行,求您了,求您了!」

  像聽見呼喚而來般,一雙手伸來,將幾乎磕破額頭的人扶起。

  婦人抬起頭,見對方一身袈紗,慈眉善目,散發出安撫心緒的祥和氣息,不禁一怔,嘴裡迷惘低喃著:「……求您保佑我女兒母子均安。」

  法師慈愛地笑了笑,領著她來到一座經堂,遞去一本經書,「一起向天證心吧。」

  婦人回過神,才發現經堂裡供奉著一尊金身觀音,堂下坐滿許多人,堂外的迴廊與殿前廣場上也排排坐著人,有法師也有信徒,無一不肅穆捧著經書,空靈莊嚴的誦經聲悠揚綿長,輕柔淌過她的心頭,彷彿洗滌亂世的清流,教人心生嚮往。

  法師見婦人也擇了地方坐下念經,才將目光移向被佛寺結界隔離的沖天邪氣,刻滿歲月痕跡的眼眸流露出不忍與擔憂。自天雷落下起,他便感應到天道崩毀,寺中供奉的神靈也一一失去聯繫,若非他與幾位師兄弟聯手算到些許天機,恐怕也要亂了。

  向天證心,重啟輪迴,非一蹴即成,還需人間的信念者齊心發願。

  他輕嘆地閉上眼,靜心撥弄手中佛珠,願為蒼生奉上一己之力。

  要說大災噩,死嬰潮只是個開頭。

  地府滅亡,輪迴道斷,不少亡魂無法投胎,竟起了邪念,強佔陽火正弱的孩童奪舍,或附身方死之軀,或與邪妖惡魔等同流合汙,殘害無辜,甚至連不願危害他人的良魂都不放過。

  黑化物在各方邪穢怨氣的交融下越發濃烈,加速催化人心的陰暗面,致使罪犯們猖狂更盛,各國的恐怖攻擊變得異常頻繁,本就不算太平的國際情勢也火藥味漸重。

  人間大亂,天界亦是。

  「仙子,有好多求生寶寶的信徒,該怎麼辦?」一位仙童抱著一堆紙鶴問道。

  「我又不管生育,你問我幹嘛?去找七星姐姐啊!」貝貝一邊調整被人間浩劫亂了姻緣的紅線,一邊應付不斷跑來求問各種疑難雜症的仙童,簡直快要忙瘋了。

  仙童哭哭地說:「可是娘娘不在啊。」

  負責輪迴投胎的地府沒了,他們想送子也送不了,七星娘娘估計嫌事情難辦,竟二話不說就去閉關,幫打工的仙童做不了主,只好跑來問與娘娘來往甚密的月光仙子。

  貝貝大翻白眼,忙著結紅線的手差點抽筋,「難道找我就能生了?」

  仙童理直氣壯道:「反正你們結完婚都要生寶寶的,業務相近,一條龍服務多好?」

  貝貝:「……」

  這話說得好有道理,他竟然無言以對。

  「仙子仙子!」又一位仙童抱著姻緣冊跑來,焦急地問:「這對約好再結情緣的夫妻,一位已經投胎三年,正在等他老婆出生,可是他老婆來不及投胎,輪迴道就斷了,這世要作他媽媽的也因此難產而死,該怎麼辦?」

  貝貝眼神死,果真結婚生育一條龍。

  先來的仙童看他忙成這樣,忍不住問:「你們月老爺爺呢?」

  月宮仙童也哭哭,「爺爺一早就出門了,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嗄?他居然也蹺班?」

  「你們娘娘也是嗎?」

  兩位仙童頓時惺惺相惜了起來。

  「……」

  貝貝木著臉,掏出一大把M&M塞進嘴裡後,就一把奪過姻緣冊,埋頭改寫那對苦命鴛鴦的劇情走向,一句話都不敢吭,免得他不小心學他的乾爹老刀爆粗口。

  重啟輪迴乃大事,不止人間要發願,天界幾位大佬也得拼命,連向來不管天界事務的月老爺爺也被緊急召去當苦力,月宮的大小業務才會全砸到他頭上,真是苦死人了。

  話說回來,七星姊姊怎會沒交代一聲就突然閉關了?

  正快速翻轉著思緒,貝貝就突然筆鋒一頓,感覺自己的姻緣線那一端似乎有些不尋常的波動,但他還來不及細思,就又見一個仙童跑過來,奶聲奶氣地說:「仙子,有對夫妻命中注定的寶寶沒了,婆婆一傷心就被邪靈附身,把媳婦推下樓摔死,害他們的姻緣命數全亂了,怎麼辦?該啟動人鬼虐戀模式嗎?」

  「……」

  貝貝望著姻緣樹上一團亂的紅線結,不禁潸然淚下。 他掏出手機,怒敲訊息:「小董兔!你們地府到底有完沒完?」

  龍鬼裡,蔚仙收到簡訊,就心虛地摸了摸鼻子,果斷已讀不回。

  他放下手機,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平板上的視訊會談,說:「言歸正傳吧,先是令郎奧費歐破壞和平條約,令整個血族蒙羞,後有身為火焰傳承者的朶爾,非但未盡清掃罪惡的使命,反而助紂為虐,不知您打算如何收拾這個爛攤子?菲涅克斯先生。」

  螢幕中,高傲的菲涅克斯家主垂下眼眸,半晌,薄唇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令那完美的臉龐更添一股邪魅。他輕嘆:「看來我這一覺睡得太久,孩子們都不聽話了。」

  兩天後,血族一改冷眼旁觀的作風,加入救世行列,眾多隱世已久的精怪亦紛紛出現。

  陰暗的天空忽然劃過一道極長的流星,無數靈光朝天射起,大地輕盪,充沛的靈力自地底交錯蔓延,與來自穹宇的天力互連,形成無限循環的新通道,令流離失所的亡魂們駐足。

  寺廟裡,正專注念經的婦人一個激靈,感覺地面震了一下,卻又不像地震,反像重物落地般,教人莫名有股踏實感。幾分鐘後,手機震動起來,她見是女婿打來的,就急忙跑到走廊接起,心頭也浮上一個預感,令雙手有幾分顫抖,「怎麼啦?」

  「媽。」電話那頭的青年哽咽道:「心跳……心跳恢復了,孩子保住了。」

  婦人驚喜地摀住嘴,望向殿中捻花微笑的觀音,視線再次朦朧。

  天不負有心人!

  同一時刻,受到淨化的百處極陰之地,也響起震天歡呼。

  「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

  面色蒼白的諾蘭輕吁口氣,嫌吵地瞥了眼抱在一塊亂叫的阿肯與史戴西,卻沒像以往那般暴力鎮壓。雖筋疲力竭,卻如釋重負,與天道相應的舒暢,讓他難得好脾氣一回。

  已在這一區成了鬼女王的舒嬿,搶過鬼小弟上貢的礦泉水,「主人。」

  諾蘭接過水潤了下口,看向周遭對著通天靈光一臉嚮往的鬼靈們,一向清冷的眼眸也浮上了些許暖意。他掏出專供給孤魂野鬼的萬寶路,以靈火點燃後,輕輕一揮。

  「去,那是你們的新歸處。」

  甜美的靈力混在菸味裡,令鬼靈神智一清,對他們露出感激的微笑,紛紛飛進光裡。合天人兩界之力重新架起的幽冥道受天道庇佑,將引導亡魂走入輪迴,無須再經地府一一審判。

  誰也無法再行賄賂逃避刑罰,也無須再擔憂陰司判決不公,善惡因果,皆由天道定奪。

  自此,舊時的地府正式走入歷史,新時代即將來臨。

  *  *  *  *

  此時,包閻王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中。

  五天前,他被蔚仙運回所謂的「總部」後,就被意想不到的的人驚得一個激動,當場暈了過去,玄宿魁認為他正是虛弱,暫時不要受到刺激為妙,大家就乾脆放他睡個天昏地暗,這會兒他一醒來,才踏出房門,就又是一個踉蹌,恨不得再昏個五天五夜。

  「你……你怎麼會在這?」他指著門外晃著骨架子的骷髏,震愕得不能自己。

  還記得五年多前七世子逃獄時,這小骷髏幫它的主子擋了一刀,之後被呂閻王以剷除同黨為由扔進血池,理應神魂俱毀,如今卻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莫不是又作夢了?

  小骷喀喀喀地擺動上下顎骨,天真地回答:「大人,老奴在幫您看門啊。大人睡飽啦?大人餓嗎?大人要不要吃點東西?」說著,它就拔下卡在肋骨裡的果子,獻了過去。

  「……」

  包閻王愣愣地接下果子,又聽小骷說:「對啦,大王說等您醒了就帶您去找他。」

  大、大王?他這是進了山寨賊窩?

  包閻王茫然地一手拿著果子,一手被小骷牽著,走在寬敞寂靜的走廊上。極具現代風格的建築沒有多少雕刻裝飾,地面與牆壁全是潔淨無垢的白,偶有一絲靈光流轉,唯用靈視才看出藏於其中的守護符紋,可知設計此樓的人費了多少心思。

  走廊的盡頭是電梯,一路走來,除了他那間像極五星飯店套房的臥室,就再沒見到其他的門,彷彿這一整層就是專門闢給他的休息處。走廊的右側是一大片光潔的落地玻璃,玻璃外有無數銀藍流光交錯,層疊環繞,直到沒入遙遠的幽暗天際。

  他仔細一看,那些流光竟是沿著天道靈光飛梭的亡魂,便忍不住問:「那是什麼?」

  小骷回答:「排隊投胎的人呀,大人。」

  「投胎?」包閻王納悶,「輪迴道不是斷了?」

  小骷驚恐地捧住頭骨,「什麼時候斷的?老奴怎麼不知道?」

  「……」

  包閻王抱著滿肚子疑惑,隨小骷坐電梯來到二樓。

  這一層倒是添了不少生氣,才踏出電梯,就遠遠聽到吵雜聲,再走幾步路,就見一片亂轟轟的景象。一間標示「偵察後勤部」的大辦公室裡,有一群人在忙碌奔走,電話聲不斷,簡直就像正準備開市搶股的交易市場。

  「十一隊請求支援,倫敦大橋有妖怪打群架,哪一隊現在有空?」

  「八隊!」

  「最新消息,梵諦岡遭到妖魔突襲,教宗受傷。」

  「他們自己的驅魔隊呢?」

  「出了內賊,有半數人叛變。」

  「教宗人呢?」

  「暫時由基佬家族保護,急需人手接應。」

  「十五隊正好在義大利,已發出通知。」

  「香港旺角有六隻惡鬼街頭吃人,三隊火速出動!」

  緊接著,另一間辦公室又衝出一大群人,嘩啦啦地跑過走道,迎面遇上包閻王,齊齊喊了聲:「老大王好!」就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老大王又是什麼鬼?

  包閻王捧著一顆凌亂的心,跟著小骷繼續走,拐過一個轉角,就聽到一聲驚呼。

  「我的上帝啊!你不是已經死了?怎麼會在這?」

  天可憐見,他總算不是一個人!

  包閻王心有戚戚焉地停下腳步,就見一個紅髮男子指著一個女人,一旁還有蔚仙與三個人,每一位都甚是眼熟,其中一位還特別「熊」壯威武。他再定睛一看,不正是冷門偵察隊?

  慢著,這麼一說起來,剛才跑出去的那群人,好像也都是已經離職或殉職的前任偵察員,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蔚仙伸杖打掉史戴西的手,斥責道:「席利亞可是我重金挖來的,別這麼無禮。」

  「不是啊,老大,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看著席利亞自爆的,怎麼……」史戴西東看看完好無缺的席利亞,西看看蔚仙,再轉向諾蘭,「隊長,你當時不是也在場?」

  諾蘭冷聲說:「我沒在,在的是舒嬿。」

  史戴西急了,「可你後來不是也趕來了?還說……」

  「我什麼都沒說過。」

  「欸?」

  史戴西茫然看著諾蘭一臉理所當然,再見蔚仙一副高深莫測,又見阿肯一頭霧水,張瀚坤也鄙夷地看著自己,本就不好使的腦子更亂了,直到他捕捉到席利亞眼裡的壞笑,才醒悟過來地大喊:「啊!你們聯手騙我和哈尼醬?」

  「誰騙你了?是你們自己蠢,沒發現我的魂魄早就躲進戒指裡了。」席利亞舉起左手,上頭戴的正是蔚仙當初送她的黑曜石戒指,「這戒指裡刻了保命聚魂咒,可以幫我抵銷一次致命傷害,所以爆炸只毀了我的身體。」

  「那……」史戴西抓了抓腦子,「那老大為何還是幫你上報殉職?」

  蔚仙呵呵道:「想要擺脫地府的監控,當然只能詐死囉,不然怎麼跳槽過來?」

  一旁的包閻王聽到這,頓時恍然大悟,又不禁潸然淚下。就說偵察部門這幾年的殉職率怎麼這麼高,原來是監審官在濫用私權挖牆角,真是太陰險、太……太機智了!

  「原來如此。」史戴西了然地點點頭,又忽然不淡定了,「等一下,既然你們都知道,那幹嘛不告訴我們?害我……害哈尼醬哭得好慘。」

  蔚仙兩手一攤,「想著刺激刺激你們,說不定會發奮圖強變厲害點,誰知道……」

  「哼。」諾蘭冷笑。

  席利亞翻白眼,「幸好沒真的殉職,否則我會嘔死。」

  史戴西:「……」

  「行了,既然正巧碰上席利亞和張瀚坤,你們就一起回宿舍吧,累了幾天,都快去好好休息,之後可有得忙了。」蔚仙早就注意到包閻王,就快速了結這邊,走過去揮退小骷,說:「包閻王身子可好多了?」

  包閻王匆忙點了頭,問:「仙君,這究竟怎麼一回事?本王那天似乎還看到了……」

  「您沒看錯,來,是時候告訴您了。」蔚仙突然壓低音量,「包伯伯。」

  沒由來的稱呼嚇了包閻王一跳。監審官的地位與閻王同等,儘管其他閻王對蔚仙並不上心,但他依舊公事公辦,以禮待之,兩人平日亦無交情,甚少來往,如今這莫名的態度轉變,讓他成了名符其實的黑人問號臉。

  直到他又見到某人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聽蔚仙朝那人喊了聲:「老爸。」

  「……」

  半分鐘後,整棟大樓的人都聽到一聲震天咆哮。

  「你們兩個到底在搞什麼鬼?」

  轟隆隆的餘震未歇,大家小心肝碰碰跳地探出頭,朝大王的辦公室看去,確認老包王的靈壓爆了是爆了,但好歹沒有造成實質性的破壞,這才放心地回到工作崗位或倒頭繼續睡。

  開玩笑,這個新地府可是他們煞費苦心,不眠不休整整四年多,才從無到有地建設起來,要是老包王敢一言不合就拆樓,他們也要一言不合就躺平不幹啦!

  另一廂,包閻王喘著氣,在董家父子好說歹說地勸解下,總算回味過來,訝異道:「你的意思是,這整件事都在天帝與西方天界的許可下?」

  董閻王看了眼蔚仙,說:「正確來說,是常兒提出了一部份計畫,天帝與西方天界討論後,認為這是創造新局面的時機,再共同商議出來的結果。之後,我確認常兒的傀儡已被送進寒冰池,便也留下一個傀儡,離開地府,開始建立這塊地方,常兒也以監審官的身份暗中調查呂閻王,並收攬所有被打壓誣陷的人。」

  包閻王聽到後頭,什麼氣都沒了。

  身為閻王之首,他豈會不知地府出了問題?無奈他屢次計畫改革,都阻礙重重,更恍論分部地府的配合。五年多前的風波一出,他越發體會地府內賊藏得多深,連帶對蔚仙也防備起來,即便七世子一案有諸多疑點,也不敢在毫無實據的情況下告知,最終落得無力挽回的結局。

  「萬年苦心毀於一旦,地府滅亡,是本王的罪過。」包閻王消沈道。

  「誰說地府亡了?」董閻王施法往牆上一揮,一座巍峨高山遂映入眼簾,銀白靈光自幽冥天際降下,籠罩整個山體,與環繞週身的光流相連,使輪迴道生生不息。

  包閻王怔愣問:「那是……」

  「是我們此刻所在的地方。」董閻王將畫面拉近,指著築山而居的白色大樓,樓體一角刻著龍飛鳳舞的「陰陽輪轉」四個字。他說:「這座靈山是我兩千多年前為常兒尋找治病奇花時發現的,因位處隱密,地勢易守難攻,未曾被人發現,因此我在為地府尋思新址時,一下就選中了這裡,可惜人手寥寥,資源不足,還不夠完善,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待日後形勢穩定了,再行擴建也可。」

  董閻王又接著說:「至於枉死城的居民和乾坤境裡的亡魂,都被常兒安插在舊地府的人接應過來了,傷亡也比預期中要低許多,這都多虧包閻王你的當機立斷。」

  包閻王聽到這,總算意會過來了。

  天帝之所以認同董閻王父子的計畫,定是早就察覺到地府沈痾難起,有意介入卻苦無下手之處,即使肅清內賊,也難保有漏網之魚,正好七世子風波鬧得不小,便索性任事態發展,藉監審官的手掀起戰爭,考驗大家的忠誠度,重新建立一個堅守本心的地府。

  這一招極為驚險,卻也是長痛不如短痛,不得不為的狠招。

  一意識到這點,包閻王不禁冒出一身冷汗,越發羞愧與心驚——羞愧自己無能阻止地府衰敗,心驚此事若有個差池,地府就真正要亡,而他也會是害蒼生萬劫不復的罪人。

  包閻王輕嘆地凝望靈山,那充沛的天道之力,令他想起初任閻王時的雄心壯志,不由濕了眼角,「地府並非是一個地方,也非是掌管生死、斷人是非的權力,而是能與天道相應、守護蒼生的本心,所以,誰來當王,誰來建這地府,都是一樣,很好,你們做得很好。」

  蔚仙恢復原來的軟嚅嗓音,說:「包伯伯,新地府初創,尚有許多不周全之處,我父王一人實在忙不過來,這回為了重啟輪迴道也耗盡精力,而我年紀又輕,能力不足,幫不上什麼忙,所以現在只能靠您來幫我們主持大局了。」

  有機會彌補憾恨,包閻王自是連聲應下,半晌,又忍不住瞪了眼蔚仙,「能力不足?你小子矇騙這麼多人,暗中幹了多少偷雞摸狗的事,要真養出本事,還成什麼德行?」

  「呵呵。」蔚仙連忙往老爹身後一躲,當起爹寶來。

  三人達成了共識,便又是一番討論。

  忽然,包閻王想起一件事,「對了,常兒既然從未被囚禁,那克里斯他豈不是……」

  氣氛頓時一僵,包閻王倏地止聲,已然猜到怎麼回事。

  蔚仙默不作聲地垂首,彷彿自己並不認識包閻王口中的那個人。

  董閻王沈聲說:「眾生正於水深火熱之中,我等身負重任,豈能顧全兒女私情?常兒是知曉大義的,既然那人已墮入魔道,往後便莫要再提。」

  包閻王點了點頭,用力握了下蔚仙的肩膀,慨然道:「好孩子。」

  議事完畢,兩位閻王還想敘舊,蔚仙便先行告退。

  他默然佇立在廊道上,沈重的面具遮去心思,遠遠看去,就像一樽冰冷的雕像。正巧,小骷牽著迷你尺寸的三頭犬迎面走來,憨憨地問候一聲:「仙君。」

  這裡除了兩位閻王和常駐龍鬼裡的幾人外,沒人知道蔚仙的真實身份,就連陪他一起長大的小骷也認不出他來。自從小骷被從血池裡撈起來後,就因傷重而記憶錯亂,董閻王便索性幫它抹去所有記憶,帶到這裡,重新開始。

  蔚仙輕輕摸了摸小骷的頭骨,低啞著嗓音說:「別吵著兩位大王,自個兒去玩吧。」

  「好。」

  待小骷走遠了,整條走廊就清冷得只剩下自己一人,唯有轉角外的辦事處隱隱傳來探員們的喧鬧聲,蔚仙這才低下頭,緊緊握住雙手,面具下的臉已是一片濕冷。

  阿克……

  ☆ ☆ ☆   ☆ ☆ ☆   ☆ ☆ ☆

  後記:

  說要死的人全都沒死,便當都是領假的,驚不驚喜?開不開心?AwA(#

  這篇的前半部分也是一修再修,總覺得大魔王鬧成這樣,不交代一下人世受到什麼影響就很不對,但又擔心會拖到節奏,或場景太亂大家看不懂>"<

  下篇回到克叔,還有安慈的秘密~AwA

  【下篇預告】《斬斷》: 字數約五千多字,禮拜一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重生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3.15.2019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