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八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4-14 00:00      字数:4056
兩人相視無言,人間道安靜的在一旁給秦育處理傷口,也不開口。尷尬的沉沒在彼此間蔓延,最後還是秦育打破沉默,開口說:

“為什麼要回來?”

秦岳看過去,秦育抬頭,直直看進他的眼裡,道:“我放你走,讓你走得遠遠的,為什麼還要回來?就不怕又被我捆起來?”

怕?他有什麼可怕的?秦岳就不是個會怕的人,為此他給了秦育一個嫌棄的白眼,道:“你管我為什麼要回來。倒是你,被那些喪屍咬了好幾口,病毒是會感染的,你沒有解毒劑就不怕變成他們的一員?”

“呵。”聽著秦岳嘴硬的口吻,不知為何秦育很想笑,他也確實笑了,並在秦岳變臉前開口說:“就算沒有解毒劑,病毒也威脅不了我。”就算他沒有閻王令在身,也還是生死主宰,病毒威脅不了他,喪屍也同樣無法徹底殺死他。

說著秦育抬頭,道:“就算今天是你被咬了,也不會變成喪屍。”

嗯?

秦岳皺皺眉,總覺得秦育這話有點怪,又說不出哪裡怪,但嘴上還是說:“你對自己的免疫力還真有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事實。”秦育看著秦岳,道:“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因為你是我的子嗣,是繼承他閻王令血統的孩子,任何與生死有關的事物都不會影響你的生命。

秦育並沒有說出心裡的那番話,他其實心情上還很複雜。當年他留下這個孩子不過是想要將自己的能力過繼出去,只因他太厭惡這身力量。但他最後卻沒有這麼做,而是將力量給了他人,由另一個孩子代替秦岳繼承他的力量。

他騙自己,騙自己是不想讓秦岳白白得到這份力量過的太安逸,實際上他心裡很明白,他是不想自己的子嗣最後也經歷他曾經面對的痛苦。

原來他還是有善心的啊,這點真的讓秦育很意外,也很逃避。

接下來的時間秦育和秦岳都在大眼瞪小眼,人間道還得再一旁護法不讓別人打擾他們的‘感情交流’。在此同時,獨自留下來應敵的修羅道和珍琳佛是打的天荒地老誰也不讓誰,修羅道甚至隱隱壓制珍琳佛,讓珍琳佛是百般不悅。

自她被紫鳶的病毒侵蝕變成怪物至今,她一直都是無敵的狀態,從沒有人打敗過她。但修羅道如今卻處處壓制住她,讓她高傲的自尊受到挑戰!

修羅道察覺出珍琳佛心態上的變化,她的殺意太過冷冽,這就是凡人啊,即使變成怪物仍舊是凡人的心理,不願意服輸,也不願受人牽制,高傲的心態總有一天會讓她自食惡果。

修羅道其實對珍琳佛是何種心態並不在意,她只是在幫秦育拖延時間,同時也發現地獄道已經被強行召回,只剩下人間道在保護秦育,這是相當不利的狀況,但她很快的又聽到了攝魂鈴隱約的聲音,她知道是秦岳幫助了秦育,但這也不是長久的法子,她必須盡快回到秦育身邊!

眼見已經牽制得差不多,修羅道也不再戀戰,在珍琳佛一骨鞭掃過來時,修羅道收回了劍並閃躲開來,讓骨鞭擊打到一旁的建築,揚起大片塵土,待珍琳佛反應過來時,修羅道已經消失無蹤。

看著修羅道消失的地方,珍琳佛眼神冰冷的收起骨鞭,這一趟的收穫很多,也讓她很不悅,但她已經得到兩個訊息。

第一件事,秦育還活著,並且是唯一知曉真正的閻王令文獻在何處的人,那個被他保護的人有可能是他的弱點。

第二,方才和她交手的女子實力相當驚人,甚至沒有發揮全部實力,且看她毫無活人氣息,極有可能和閻王令文獻有關係。

思及此,珍琳佛決定先返回首都,從長計議。

另一邊,短暫的休息後秦育決定繼續前進,經過和珍琳佛這次不算好的見面,他已經大致猜出珍琳佛的想法,也算出她可能會在的地方。首都,毫無疑問是她躲藏觀望整場遊戲的最好地點。

珍琳佛對閻王令文獻從來就沒放棄過,發現自己手上的文獻是假的了後更不可能放棄。秦育甚至已經想到,這片陸地這次會發生規模這麼大的毀滅,一方面是秦家子孫貪婪的結果,另一方面就是珍琳佛為了試探他的生死而設下的局。

如今她已經知道他還活著,接下來的路將會不好走。

秦育沒想到的是,珍琳佛早在他接下來的路上設下一連串的危險,她既然已經找到秦育就不可能讓他好過,昔日那些和她做對害她變成這樣的人,她都會將倍奉還!

秦育受的傷不清,幾乎被咬下一塊肉,他現在力量不完整要恢復需要相當的時間,白天還忍著傷勢趕路,到了晚上就發起高燒。人間道和秦岳在一旁守著他,回來和他們會合的修羅道則站在房間門口保護他們。

人間道的力量是直接受秦育壓制的,能幫他的有限,修羅道能幫的也相當有限,只能盡量幫他加快傷口復原的速度。相較於他們的異於常人,秦岳的行動還正常些。他看出秦育的高燒是傷口所致,為此他還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醫療包,幫他清洗傷口,重新上藥包紮,手邊沒有退燒藥,只有些抗生素,也只能讓他將就著吃。

人間道倒沒想過秦岳還會知道怎麼處理傷口,但轉念一想就不覺得稀奇了。秦岳長年活在生死邊緣,受過的傷無數,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傷口。秦岳幫秦育處理完後就閃到一旁兀自糾結去了。

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幫秦育,明明可以直接丟下他跑掉,他現在陷入昏迷也顧不到他,簡直是逃跑的大好時機!

完蛋,他一定是腦袋抽風了才會留在這裡,瘋了,他真的瘋了。

秦岳深陷在深深的自我厭惡中,另一邊的城市卻在蠢蠢欲動,珍琳佛身上有紫鳶的病毒,她可以自由操控這些喪屍,既然是在浙江育到秦育,那麼只要讓喪屍包圍在這個區域和鄰近城市,不怕抓不到人。

只要活捉秦育,拿到真正的閻王令文獻,這個人也沒必要再活下去。不管秦育為何能活到現在,他都必須死!

珍琳佛的陰狠在姊姊羅琳和妹妹席琳雅死去後變得更加狠戾,她痛恨造就一切的秦育,也恨著殺死她的親人,讓她變成怪物的紫鳶,她會讓他們付出代價,這些地方不過是跟著陪葬罷了。

如果秦育知道當初錯誤的決定會造就今日的毀滅,不知道他是否還會選擇這麼做。不管過去如何,錯誤已經鑄下,秦育只能想辦法去導正,而在他陷入昏睡,珍琳佛也開始行動的時候,讓他們意想不到的存在也開始了他們的動作。

在甘肅城市的某座大樓頂樓上,一人站在圍牆邊緣眺望陷入火海的城市,一雙無神的銀眸不帶一絲感情。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連帽上衣和皮外套,下身又穿著黑色長褲和黑色靴子,從頭黑到腳,唯一不同的是他銀白色的頭髮。

在他身後不遠處站著一名擁有暗紅色長髮的男子,他看一眼不斷爆炸的遠處,空氣間滿是煙硝味和血腥味,全是華爾滋的傑作。他看一眼站在圍牆邊緣的人,道:

“找到他了嗎?”

“嗯。”那人淡淡應了聲,轉身跳下圍牆,他的臉龐被帽子遮掩大半,看不出情緒,男子不用猜也知道這人現在肯定是面無表情,一直以來偶爾看到他出現都是如此。

“既然找到了,就快出發吧。”男子撥了下被風吹散的髮絲,淡淡道:“我掩護你們出來,可不能離開太久。她已經開始行動,定會趕在你之前阻擋活屍,你只需在他陷入困境前找到人就行。”

那人沒有說話,而是再次跳上圍牆,這一次他直接往下跳,很快就消失在男子眼前。男子也不在意,甚至跟著他往下跳,完全不在乎自己會不會摔成肉泥,只和那人在接近地面的瞬間一腳踏在牆上縱身往前一跳,很快地離開大樓範圍,往他們要去的地方前進。

在兩人向著目的地前進的時候,遠處接近首都的位置,此刻正發生大規模的廝殺戰,與自己人互相殘殺,也和突然大量聚集的喪屍搏鬥。到處都是竄出的火光和燃燒的房屋和車輛,昔日美麗的街道早已被毀的面目全非,不過短短數天就徹底變了天。

面對大量聚集的喪屍,好不容易生存下來的人們在不敵喪屍的情況下紛紛選擇逃走,能走多遠是躲遠,必須暫時躲避風頭,活下來進入首都。在這片火光中,一人慢慢踏入其中,也只有他和人群走相反的方向,不逃走,也不躲避,而是正面迎上大量匯聚地喪屍。

如此怪異的人不免引人注意,一些躲在附近大樓中的人透過小小的窗戶著急地看著那個去送死的人,心急,卻也無能為力。

且看那人衣冠整齊,沒有絲毫的凌亂感,甚至帶著一股時尚。簡單的白色連帽上衣和黑色外套,搭配淡藍色牛仔褲,捲起的褲腳下搭配的是一雙白色運動鞋,看似簡單,卻在他身上透出不一樣的氣息。

那股氣息十分冰冷,尤其是看清楚他手上拿著什麼東西後。

只見那人不斷往喪屍的方向走過去,雙手握著一把大鐮刀,鐮刀上刻有怪異文字,握柄上也有奇特花紋,十分的怪異,卻不容忽視。

停下腳步,面對喪屍的人握著大鐮刀緩緩抬起頭,火光照映出他那雙詭異且無神的雙瞳,只見他緩緩高舉鐮刀,對著朝他嘶吼著地喪屍就是一刀揮下。這一揮,掀起大片塵土,躲在附近觀望的人只見眼前一道白光閃過,接著便是轟然巨響和大片的塵土飛揚,睜不開眼的他們耳邊響徹著喪屍的慘叫聲,聽的他們膽戰心驚,也十分恐懼。

好不容易塵土散去,他們終於可以睜開眼了,卻被眼前的一幕嚇的大氣不敢出。

只見原本大量往南方移動地喪屍頃刻間消失殆盡,在他們曾經待過的地方早已面目全非,不僅街道盡毀,連車輛都被毀的連渣都不剩,只剩下火光。而那個他們以為會死去的人就站在火光中,舉著鐮刀注視著一切。

他原本戴在頭上的帽子因為這一下掉了下來,露出了他及肩的深褐色頭髮,這時他們才發現,那個詭異的人是個女孩,而她的身上,一滴血,一分塵土都沒沾上。

她看著頃刻間被她殺死地喪屍們,無神的眼珠子動了動,她知道有人在暗處觀察自己,那又如何,這不是她關心的事。

珍琳佛已經下了命令要追殺那人,她的職責就是先一步擋下喪屍,直到那個人和他會合。至此,她的任務暫時結束,接下來,就是找到那個造就這場毀滅的女人。

“那麼,還有多少呢?”看一眼被濃煙覆蓋的夜空,黑暗的連星辰都看不見。分辨一下喪屍的動靜,她知道自己無法完全擋下四面八方朝那人靠近地喪屍,只能解決一批是一批,盡可能地拖延時間。

思及此,她轉身往人群逃走的方向離開,繼續她的斬屍大業。

另一邊,秦育因為高燒陷入昏睡,人間道和修羅道眼睛都不閉地照顧他,一人守著保護他們的安全,一人則悉心照顧。秦岳知道這些人不正常,他自己也不太正常,和一群妖怪在一起還不慌亂,哪可能正常。

就說他的膽子被他的鬧鬼鈴鐺,也就是攝魂鈴給嚇著嚇著嚇大了,不怕妖怪了!

人間道顧著秦育,秦岳也不好意思自己去睡覺,怎麼說秦育受傷也算是為了救他,他也得擔起責任照顧不是。就在秦岳三人熬夜照顧發燒的人時,昏迷的秦育也睡得很不安穩。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他很不喜歡的夢,他夢見了過去身為靈氏怪物的自己,也夢見了更久以前的‘秦育’那個成為怪物之前的秦育,還有比這些更久遠,更古老的過去。

那個生於黑暗中,最初的自己。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