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17章 兽魂之名(上)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09-11 19:18      字数:3332
  “阿淑,别哭,回头阿爹再给你买个小镜子。”

  “不是的,阿爹,我不要镜子,我要你没事……”

  “没事,阿爹没事。”

  “阿淑,怎么了,吓傻了?”南宫括的声音把淑姜拉了回来。

  淑姜摇头,又看了看陆续散去的人群,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括哥哥,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放心,有我护着你。”南宫括只道是少女被蛇吓傻了,一手拎着打包好的肉脯醢酱,一手牵着少女往城外走去,马车正在城外等着。

  一路沉默,淑姜只顾想着心事……

  说起来,平民家很少用大铜镜,多是就着水照一照,不过再怎么不舍得,家家户户总会给女儿们添置一枚掌心镜,巴掌大小的镜子悬在腰间,既可以用,又可以装饰辟邪。

  自打有记忆起,淑姜就有一枚掌心镜,每一年生辰前夕,吕尚都会拿着镜子出去磨新,用过一年的铜镜,镜面多少会有些花,送出去交给匠人们用秘法翻新,不仅是好看,本身也蕴含了推陈出新的祝福。

  只是这面镜子丢了……

  马车到了小舍附近,南宫括却没下去,而是让淑姜拿着肉脯和醢酱回去。

  淑姜推辞,南宫括笑道,“又不是给你的,是给阿菀的。”

  淑姜脸一热,只好将东西捧在手里,同南宫括告别,她心里装着事,完全没留意到有什么不对劲,这既是南宫括送菀风的,他为何不亲自送去?

  小舍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淑姜进去便看到菀风在院子里等她。

  菀风的视线落到了淑姜手上,脸色立时冰冻了几分。

  淑姜顿感心虚,知是菀风误会了,连忙解释,“邑宗大人,这是括……,是南宫少主给你的……”

  “我没和你说过……,南宫括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

  “还有,替人收礼,你有没有想过,别人是否愿意?”

  淑姜涨红了脸,知是自己错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小舍的门“吱呀”一声关上,菀风也不再理会淑姜,转身进了正屋,淑姜捧着东西,呆在原地,只觉眼眶酸疼,并迅速蔓延到了鼻尖,就在她努力压下想哭的冲动时,菀风的命令传了出来,“把东西放下回自己的屋,今晚不准吃饭。”

  在檐廊上放下东西,淑姜的泪水终是忍不住滚落了下来,她站在井台边擦了又擦,小脸擦地生疼,却也没擦尽这些眼泪。

  淑姜觉得,菀风教训得对,可她心里偏偏还装着其他事,两件事来来回回撞地她心口生疼。

  进屋后,淑姜渐渐平静下来,等到月光洒进来时,她已没了眼泪,回忆也逐着月光回到了从前……

  掌心镜是在离开大商邑前一年丢的。

  那一天,淑姜满怀欣喜地盼着吕尚回来,吕尚平日虽管得严,但对小女儿的东西还是上心的,淑姜知道,每一年这镜子不仅会磨新,阿爹还会请人帮她重新打上漂亮的络子流苏。

  不久,吕奇先回来了,两人用过暮食后,就在院里等,等到星月升起,等到脖子发酸,吕尚终是一瘸一拐,满脸淤青地到了家。

  据说,回来的途中,吕尚冲撞了贵人。

  又或者说是贵人的马撞到了吕尚,受了惊,但贵人怎么会错?所以错的一定是吕尚,他不该这么晚还在街上,更不该恰巧出现在那里。

  那一夜,吕奇和淑姜抱着吕尚哭,吕尚笑着摸了摸一双儿女的头,“只是伤了,又不是死了,你们啊,别再哭了,阿爹听着烦。”

  之后,淑姜坚持不让吕尚再买掌心镜,她实在害怕,有一天阿爹再冲撞了贵人……

  淑姜想着想着拿起了玉佩,轻轻道,“小飞熊,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我想保护自己,我不想让阿爹和阿兄担心。”

  月下,淑姜似乎隐隐听到了飞熊的低吼声,但这玉佩却是纹丝不动,淑姜不由失望,刚才那吼声多半是自己的错觉,或许自己应该睡一觉,在梦里得到一些什么。

  刚要起身,淑姜忽见不远处的铜镜闪了闪,她立时又惊又喜,爬到铜镜前想要看个清楚。

  到了近前,一切如常,仿佛刚才只是错觉,淑姜不死心,闭眼开始行气,并默念道,“小飞熊,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耳边蓦然一阵吼声,那吼声带着不满,似在抗议淑姜叫她“小飞熊”。

  眼前白光一闪,随即一团黑气迅速膨胀开来,很快化成了一头带着翅膀的巨兽。

  房屋似乎消失了,淑姜只觉自己处在一片混沌中,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唯是眼前的巨兽,毛发根根清晰。

  黑色的飞熊,闪着一双血眼,模样十分骇人,它向着淑姜呲牙,却没有靠近,不断发出低吼声,似在警告淑姜停止行气。

  “告诉我……”淑姜哀求道,可飞熊兽魂却是充耳不闻,在她身边跳来跃去,焦躁不安,每每扑腾起身子,伸出利爪,却并没有真地抓下。

  淑姜感到肚脐下方升起了一股阻力,在阻断她行气,淑姜咬了咬牙,不愿放弃,她已经让菀风小看了,不能在此事上退缩。

  一人一兽僵持不下,那飞熊兽魂最后竟而有些绝望地向天长吼一声,淑姜喉头一甜,嘴里泛起了血腥味,周身的灵气溃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少女不由倔强起来,“你不是阿爹派来保护我的吗!”

  随着这声叱问,黑暗中忽而狂风大作,淑姜只觉头一晕,身体开始发飘,这大风似乎要把自己的魂魄从肉身中刮出来!

  “为什么!”淑姜愈发愤怒,可越愤怒,就越失控,就在淑姜觉得自己彻底要飘出去时,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团光。

  那光并不强烈,淡淡一团,只因黑暗,才特别瞩目,是菀风!

  “邑宗大……”淑姜心头一松,又是吐了口血,随即她只觉菀风的手抵上她的背心,狂乱的风不再肆意,也不再扩大,却也没停止。

  “还记得我的话吗?”菀风的声音,好似从天际飘下,“不要问‘为什么’,你应该尽量去感受去了解‘是什么’……,你的灵台,现在黑红一片,全然是愤怒忧惧……,好好感受一下,这兽魂究竟想要告诉你什么……”

  在菀风清冷地话语中,淑姜念头瞬间转了过来。

  兽魂究竟要告诉我什么?

  过往辛酸的回忆,突然变了个模样,淑姜不由睁大了眼睛,泪水灼热脸庞。

  其实……,她曾经在掌心镜里看见过一闪而过的黑影,那时只以为自己眼花,并没放在心上,如今细想,这兽魂之前一直是在掌心镜里!

  刹那,淑姜想起了更多的细节,那次自己在树下学巫者跳舞,腰间就没系掌心镜,之后,吕奇总会特别留意,每每提醒她系好镜子,在镜子丢失后,吕尚便彻底不让她出门了,并积极筹划去周国之事……

  “对不起……”

  淑姜向着兽魂伸出手,刹那间,兽魂也停止了躁动,血红的双眼渐渐褪成了白色,并走近淑姜,吐出与兽眼一般的白色舌头,舔了舔淑姜的手心。

  淑姜突然明白了,与兽魂心意相通,不是言语,是一种看似虚无,却切切实实存在的感受。

  “对不起……”淑姜又道了一声,随即张手抱住了兽魂,这一次,飞熊兽魂十分顺从,任由她抱着。

  淑姜只觉这么个庞然大物,在她怀中是柔软的,她的心也不由跟着柔软起来,“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兽魂一抬头,从她怀中脱出,往后退了两步,眼眸中露出了一丝委屈,然后趴在了地上,有些幽怨地看着她。

  淑姜疑惑,却也不敢勉强,此时,菀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够了,今天就先到这里。”

  听到菀风的话,飞熊兽魂低吼了一声,似是表示赞同,淑姜无奈地点了点头,那兽魂又化作一缕黑烟,钻进了玉佩中。

  眼前的混沌消散了,淑姜睁眼才发觉,原来黑暗中的光,是菀风点了灯。淑姜转身要道谢,身子却是一软,幸好菀风接住了她。

  菀风轻叹了口气,将少女抱上床褥。

  背才触及到柔软温暖的褥子,疲惫和睡意便汹涌而来,淑姜努力撑着,想要对菀风说什么,菀风却转身拿了杯子,让淑姜漱掉口中血水,并擦去那口边血渍叮嘱道,“好好休息吧……”

  “邑宗大人……对不起……”淑姜撑着说完这句,眼前一黑,顿时昏睡过去。

  醒来时,阳光刺地淑姜有些晕眩,她闭眼又躺了一会儿,才觉不对劲,现在怕是早过卯时了吧?是自己睡太沉,错过了铃声吗?

  匆忙出屋,淑姜发觉菀风在院子里,似在等她,见她出来,菀风只淡淡道,“你受了伤,今天就休息一天,漱洗好进来吃饭。”

  漱洗后,淑姜精神好了许多,很快,她闻到肉脯的香气,似乎是南宫括所赠之物,她有些胆怯地进了正屋,却见菀风神色如常,仿佛是接受了这馈赠。

  吃过饭,菀风让淑姜细讲昨日之事,淑姜低着头,刻意跳过了学宫外她与南宫括结盟之事,期期艾艾地从两人去丰邑讲起……

  菀风默默听着,没任何表示,淑姜说完便等着挨训,半晌后,却听耳边传来一声脆响,她抬头见菀风拿了个厚实的粗葛钱袋,并招手示意她近前。

  将钱袋系上淑姜的腰间后,菀风嘱咐道,“这两日,我会让南宫括再陪你去一趟丰邑,你去挑一个喜欢的掌心镜,也把该说的话,同南宫括说清楚。”

  淑姜看着自己腰间的钱袋有些不安,她从前不离家,从未接触过钱,如今突然有了钱,不免有些不适应。

  “这是你做桃胶赚的,是我疏忽了,应该早点给你的,以后想要什么,自己赚自己买,只是钱不多,想好再花。”

  淑姜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道谢,行礼后,挺身刹那,昨日的委屈,忽而烟消云散。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