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20
作者:青湛      更新:2019-08-13 16:54      字数:4256
景言在椅子上不动,离陆谦更近只会让他没说完的话更难说出口,他不想过去了。陆谦见他没有反应,干脆自己艰难地要下床。景言看他一边咳嗽一边想拔掉输液针头,只得赶紧把他按回床上,坐在床边背对着他。

  他低头在床沿坐着,好像一丝一毫也不想多靠近陆谦似的。陆谦看他紧绷着的手,上面刮掉好大一块皮,只简单贴了纱布,还有血迹露在外面。他想起昨天在学校绕了一圈最后才找到他的时候,景言孤零零站在几个人面前,他只想冲下去把他塞进自己怀里,永远不放开才好。

  其实一直以来自己都明白的不是吗?他早就对景言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他把它归结为责任和对同病相怜的小孩的保护欲,但保护欲和责任心不可以转化成爱吗?他掩盖过去,企图欺瞒自己。

  可他的身体无法被麻醉。每一次他抚摸景言的眉眼和发梢,那种触及心底的悸动都让他无法忽视。他埋得越深,震感反而越强烈。当他看到景言身后的砖头时,他不用再去思考自己对他的感情是什么,也不用再去说服自己该怎么拒绝,身体替他做出了回答。

  也许是错的,也许不是最佳的,但此刻景言把只有一个选项的试卷放到他面前,陆谦无法抗拒自己去选择那个答案。他把手盖在景言手上,景言的手很凉,被他摸到缩了一下就想抽走。

  他抓着胳膊不让他动,“那天我说的话,你当作没听过行吗?”景言不动了,可也没有回头,“很多都不是我真正想说的话,我从没把你当作负担,也不仅仅是把你当作家人,”陆谦觉得景言好像又哭了,隐隐的震动从他的手心传过来,“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能让我重新再回答一次吗?”

  “景言,景言,”他没什么力气地把景言往自己怀里带,手腕还扎着针不方便,他干脆拔了出来,血珠滴到两个人纠缠的手上。陆谦觉得他一定得看着景言说才行,他一定得让景言看着他,他才算真正说出来。

  景言也浑身脱力,一下就倒进他怀里。陆谦逼迫他贴得很近,两个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一起。“我也喜欢你啊,景言。”他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低下头把景言的嘴唇温柔地含住。

  可他并没感觉到怀里的人有多喜悦,他微微退开,景言的脸上全是泪水。他不得不把他抱得更紧了点,吻住他脸上不断滑落的泪珠。“你……你不用这么骗我……”景言受不住陆谦这样对他,他只觉得这些话都不可能是真的。

  陆谦觉得头越来越疼,可他更心疼景言,“我骗你干什么呢?我那天说的话才是骗你的。不哭了好吗?不哭了。”景言看到他毫无血色的脸,抽噎着止住眼泪,急忙让他躺平休息。

  陆谦躺着也不肯松开手,非要让景言也躺到他旁边,他喘了口气,“就陪我待一会。”景言无暇想其他的,“要不我还是把医生找过来吧。”他慌慌张张想下床。陆谦轻轻拉了他一下,他就不动了。

  “不折腾了,你乖乖在这待一会比什么都有用。”景言脸红了,窝进他怀里,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很安静,景言贴着陆谦心口,无数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了口,“如果你只是想让我安心住在家里,我不会躲着你的……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只想要你好好的……”

  陆谦叹了口气,“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呢?”他知道景言想问什么,“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也喜欢你的全部啊。”他看着景言红得跟桃子似的眼睛,吻一点点轻轻落在上面。

  景言被他亲得晕晕沉沉,只听到陆谦含糊不清地说,“你没有错,就算有那也都是我的责任。”他觉得整颗心好像浸泡在蜂蜜里一样,清甜又粘稠。

  两个人低声说了一会儿话,陆谦脸色好了不少。景言的手指在他的手心动了动,他松开一点,怀里的人就变成抓着他十指相扣。

  五根细长白嫩的手指就在他眼前摆弄,陆谦一根根亲过去。景言觉得痒,扑过去捂住他的嘴,陆谦挑挑眉,又抓着他放在眼前的手亲了一遍。

  景言很害羞地在他脖子那块拱,声音小小的,“你要快点好起来,想让你早点回家。”陆谦故意逗他,“回家有什么好,你又不在家里住了。”

  “我在家住的……”景言想起之前自己说的那些故作洒脱的话,头埋得更低了,“总之你要快点好起来……我们要回家谈恋爱的。”




  景言敲开宿舍的门,姚一航看到他又惊又喜。“没事吧没事吧?”他绕着景言看了一圈,“下午有派出所的人过来把汤豪他们带走了,我又找不着你,真把我给吓死了。”

  “小叔叔被撞伤头送到医院了,我这几天就一直陪他来着……忘记告诉你了,不好意思呀……”“啊?那陆叔叔伤得严重吗?”景言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大问题。

  他收拾着东西,姚一航在旁边挠头,“这次都怪我,下次我把宿舍周围的路都带你走几遍记清楚。”景言噗嗤笑出声,“这哪能怪你呀?是那几个人太可恶了。而且,”他抿起嘴角,“我以后还是回家住了。小叔叔从医院出来我也得回去照顾他。”

  姚一航噢了一声表示理解,但他又觉得奇怪,怎么景言看到陆叔叔受伤了反而有点开心的样子?




  方非把两个人的行李递给于嫂,“就住了两星期医院,景言恨不得把家给你搬过去。”陆谦看景言被调侃就躲进房间,踢了方非一脚,“你没事就赶紧回去吧。”方非睁大眼睛,“怎么我连饭都不能在你家吃了?”陆谦一本正经地回他,“我是病人,现在要休息了。”

  把方非送走,他敲敲景言的门,一只白里透粉的胳膊伸出来把他拉进房间。陆谦含笑看着他,“怎么了?他不是笑话你,就是觉得你太紧张我了。”景言摇摇头,他两只手环住陆谦的腰,“不是……就是,我们是不是不能让方叔叔知道……”

  陆谦愣了下,再开口语气有点苦涩,“再等一等吧……等过段时间我再从头跟他说。”“那是不是也不能告诉于嫂……”陆谦把他拥紧一点,“也不是不行,但是她年纪大了,想法难免……”他语气里少有的带了些犹豫。

  景言脸贴着他不做声,过了许久才开口,“你决定就好,我都听你的。”陆谦心里很酸,他知道这样对景言不公平,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吧,他对自己说,等他再长大一点,我把一切都安排好。

  他揉着景言的脑袋,故意换个话题,“你下周是不是该期末考了?”景言“啊”了一声,很紧张地抬头,“我得赶快复习了。”陆谦拍拍他,“那你好好看书,我就在这陪你。”

  景言兴致勃勃把书摊开,他第一次谈恋爱实在很缺乏经验。他以为陆谦靠在床上休息他能更好集中注意力,然而看了没几行他就忍不住跑到床上贴着他,美其名曰“让他帮自己一起复习。”

  陆谦看看他手里拿的书,很无奈的把他揽在怀里,“物理啊……物理小叔叔实在帮不上你。”他故意拿景言以前对他的称呼和他开玩笑,景言却想起别的事。“以后我还要叫你小叔叔吗?”“都可以啊,你想叫什么?”

  他眨眨眼,“不要……叫小叔叔好像我还是小朋友一样……叫陆谦吧?就叫陆谦好不好?”别人叫你陆律师,方叔叔叫你老陆,于嫂叫你陆先生,只有陆谦是属于我的。

  好像喷泉被打开了开关,景言止不住地叫他,“陆谦……陆谦……”从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腼腆地叫他,到后面觉得很好玩声音越来越大,直到他说着说着陆谦把头低下来,把他的呼喊和心思都一口收走。

  他不懂物理,但他很有兴趣做景言别的老师。他咬着景言软软的嘴唇,一点点描绘着,直到对方乱了呼吸忍不住微微张开嘴。陆谦勾着他细细微////颤的舌尖,引导他慢慢张开被自己攻城略地。他把自己的气息渡给他,又卷走所有他想说的话。

  景言终于明白原来接吻是这样一种感觉,是所有电影和书籍里都描写不出来的颤动。他没注意到自己离陆谦贴得越来越近,喉咙里发出吞咽////唾液的声音。复习资料被他一脚踢到床下,散落一地。

  吃饭的时候陆谦没怎么动筷,他喝了好多天的汤汤水水,回家之后景言也不肯让他吃别的,甚至还想让于嫂给他炖猪脑汤。他看着景言吃东西,突然想起什么,“你那个几个同学,以后不会在学校看到他了。”

  景言点点头,“姚一航和我说过了。”“我还没去处理,学校就已经把他开除了。”他给景言慢条斯理挑着鱼刺,“他家人那边我也让方非去找过了。就算以后他在校外看到你,也不敢再找你麻烦了。”

  于嫂端着药和水走进来,听到陆谦这么说也松了口气,“这种臭小子,将来肯定惹出事,迟早会给他更大的苦头吃。”景言朝于嫂嘻嘻笑着,悄悄在桌子下握住陆谦另一只手。

  吃过晚餐,景言帮于嫂把这段时间带去医院的衣服床单都洗了一遍,又把陆谦该吃的药整理好。于嫂有点担心地看着他,“晚上就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这两天晚上留下来看看吧。”景言赶紧说不用,把她劝走了。

  他站在陆谦门口踌躇了一会,蹑手蹑脚抱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敲开门。陆谦刚洗完澡,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精瘦的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景言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攥紧自己怀里的东西。“我……我得在你这里睡……不然晚上你有事叫我我都听不到。”

  陆谦觉得好笑,“我能有什么事叫你?”景言颇理直气壮地直接走进去,把被子放下,“你是病人呀,当然要别人照顾。”他在陆谦床上晃着脚,饶有兴致地环视着房间。

  衣帽间的门开了一半,里面全是黑白深蓝几种颜色的衣服。景言进去拿了一套睡衣,“我可以穿这个吗……我的睡衣被于嫂洗了……”陆谦走过来俯视着他,水珠沿着他的腹肌不断向下滑落延伸,没入一片阴影中。

  景言有点胆怯地想出去,陆谦偏偏不让他走,把他围在角落又不说话。铺天盖地都是小叔叔的气息,景言鼓起勇气抬头,“我要去洗澡了……”陆谦让了一点位置给他,他立刻沿着边溜去浴室。

  等他磨磨蹭蹭出来,陆谦已经靠在床头在看文件了。景言穿了一套他平时不怎么穿的墨绿色丝质睡衣——准确来说,他平时上半身是不太穿睡衣的。景言像蛇一样挤进他怀里,丝绸的布料在他身上滑过。

  “不要看了呀……你还要再多休息几天……”景言抽走他手里的纸张,把头贴在他胸口。陆谦很享受地把他圈住,揉着他头发,可没多久他就感觉胸口一片不寻常的濡////湿。他低头看过去,景言正伸出舌尖一点点tian着他。

  小孩子脑中并没有什么太过旖旎的想法,只是胡乱地像舔冰淇淋一样。景言只觉得陆谦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闻,丝毫没注意身上人越来越紧绷的手臂。他还想张口去咬,被陆谦拉起来亲了一下。

  “你乖一点。”陆谦声音有点哑,睡衣在景言身上显得异常宽大,领口微开,墨绿色衬得他肩头莹白。景言还用懵懂的眼神看他,他忍不住低头又亲了一口。

  陆谦刚想关灯哄他睡了,景言伸手缠住他的脖子,“像下午那样亲好吗?”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语气里带着孩童的纯洁,却渴求着潮湿///暧昧的亲吻。

  没等回应,他主动凑过去送上自己的唇。景言的学习能力很强,他用牙齿轻轻咬着陆谦,又用舌尖勾着对方向自己不断索取。陆谦抱着他翻了个身,让他坐在自己怀里。

  景言觉得情绪和唾液都来得过快,超过了自己能承受的范围,他不由自主溢出一点点呻////吟,“唔……”陆谦扣着他的腰,被他的声音震了一下,稍稍退开。睡衣从肩膀处滑落大半,唇瓣像花一样带着露水,景言的嘴角还有一点点水渍。

  陆谦觉得自己不能再看,关上灯把人匆忙塞回被子里,“睡觉,再不睡我明天又头痛了。”景言听到他这么说立刻很乖地盖好被子,在他怀里寻找到舒适的角度闭上眼睛。

w88优德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