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欢迎新作家入驻前路小说网,没有适合封面的作家可以点开论坛-网站福利进行申请免费封面。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作者:墨行雪褚间      更新:2019-08-13 18:49      字数:3694
  祁泉看了看周围,发现那群男的都是一脸“没戏了”的失望。开什么玩笑?他不喜欢这学妹幼齿可爱萌系这一挂的哎,只是单纯觉得他们性格合拍才接触的。

  不过作为学长,他有权利保护漂亮学妹免受那群猪头染指。便动了动脚,用自己的身体将白儿茶挡住。

  老板招呼他们去称重量,询问口味。白儿茶要了重辣,嘱咐老板“越多越好”。

  夏佳不由吞了吞喉咙,觉得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看不出来,小茶竟然这么能吃辣,明明本人柔柔弱弱的……”

  白儿茶叹了口气。“我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吃辣了……他管我管的好严……我快憋死了……”她突然来了斗志。“趁他不在,今天一定要吃个够!不然就没有下次了。”

  于琪有些不能理解。“原来结了婚之后,也要被管这么多吗?”

  白儿茶摆摆手。“没有啦,他其实很好的,是我肠胃有毛病,还总贪嘴……”

  “哎?那你突然吃这么多……”

  “我不管!再不吃我会死的!”白儿茶掏出手机准备扫描二维码付款。“鬼知道下一次这么痛快的吃是猴年马月啦!”

  祁泉将自己的小筐放到秤上,推了推白儿茶的手机。“学妹,付款就让我来好了,反正我也要请舍友吃饭,顺便一起结了。”

  白儿茶拼命用手心遮住二维码。“不行,说好了我请你!学长平时一定经常请别人吃饭,从来没有被请客的机会吧?那我让你享受一次被请客的待遇!”

  “不是啦,是我的舍友找好了机会要狠宰我一顿,你要是请了我,他怎么办?”

  薛阳嬉皮笑脸地说:“一起请了嘛!”

  没想到白儿茶痛痛快快地收了手机。“那就等下次只有学长的时候。”

  薛阳炸了毛。“喂!要不要这么嫌弃我!”

  祁泉锤了舍友一拳。“别闹了,你当人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只喝我一个人的血就够了!”

  因为位置不够,他们只好请老板再搬来几个凳子,挤在一张桌子旁边,还好大家都是右撇子,否则肯定会筷子打架。祁泉抱了几瓶可乐过来,利索地开了盖子。“冰镇是我们的,你们女孩子喝常温的,不要贪凉哦。”

  叶蕊笑嘻嘻地说:“看不出来学长这么会关心人。”

  “开玩笑,你以为我真是猪头三吗?”

  “因为电视里,有钱人家的公子,都是很嚣张跋扈那种形象啊。不会关心人、口是心非、还很缺爱……”

  祁泉翻了个白眼。“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哪个都没占。”

  薛阳喝着可乐,狡黠地笑道:“不过缺爱很有可能哎,你们知不知道祁泉的理想型是哪种女人?”

  祁泉用筷子恐吓薛阳。“小心说话,不然夹断你舌头!”

  叶蕊转了转眼睛,小心翼翼地猜测。“难不成是比学长年纪大的成熟女性?”

  薛阳将自己碗里的一颗肉丸子夹到叶蕊碗里。“加十分。”

  祁泉涨红着脸,恨不得将薛阳的头按在麻辣烫碗里。

  白儿茶吃得嘴巴红嘟嘟。“怎么啦?我也喜欢比我年纪大的男性哎。”

  “男人和女人怎么能一样?”

  白儿茶天真地问:“哪里不一样?”

  薛阳动了动嘴,平时开些荤笑话,现在竟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好在白儿茶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不过,学长……你们下午去哪里了?没有一直接待新生吗?”

  祁泉咀嚼的动作停了停。“怎么了?”

  白儿茶指着祁泉的肩膀说:“因为你衣服上有好多黑灰。”

  祁泉下意识抹了一把,手心立刻黑了。“我靠!好脏啊!”他抽了好多纸巾疯狂地擦拭。

  薛阳也跟着去摸,果然也摸了一手黑灰。纷纷骂着脏话用纸巾去蹭。

  薛阳皱着脸抱怨。“好几个小时了,竟然一直没发现,我还顶着它招摇撞市,怪不得那些学妹一直躲着我走。”

  “不过也难怪了,咱们一直在那破地方钻来钻去,衣服不脏才有鬼。”

  白儿茶拿着可乐瓶问:“那地方?”

  “对啊,就是咱们学校废弃好多年的旧食堂嘛。”

  “你们去哪种地方做什么?”

  祁泉擦够了,开始大快朵颐。“拍视频嘛,虽然什么都没拍到,只拍到蜘蛛网和破桌椅。”

  “为什么要拍那个?”

  祁泉烦躁地说:“还不是现在的网友口味太刁了,关于生活圈类的视频都看腻了,所以我们想拍摄一些比较刺激惊悚的视频,抓一抓网友的胃口嘛。”

  夏佳眼睛一亮。“学长有在网站直播吗?我可以关注吗?”

  “可以是可以,关注了以后要经常点赞评论哦。”

  白儿茶看着他们热热闹闹地讨论,提醒道:“其实,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最好不要去哦……我们老家的长辈总说,很久没有人气、隐藏在阴影里的地方,最容易滋生不干净的东西。”

  祁泉没头没脑地说:“那不是更好吗!放到网上一定大火哎!”

  白儿茶冷汗直流。“我好像弄巧成拙了……”为什么祁泉看起来更有兴趣了……

  于琪咬着筷子问:“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鬼吗?”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世界上真的有鬼啊?鬼片不是骗人的吗?”

  白儿茶将花椒粒挑出来扔在桌子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叶蕊无奈地看着白儿茶。“你老家那边的长辈平时都给你灌输一些什么观念啊,未免太封建迷信了吧,难不成你平时都不看鬼片?”

  “鬼片?我很少看哎……”白儿茶嫌弃地摇摇头。“都太假了,一点也不吓人。”

  于琪期期艾艾地说:“其实我们老家有些长辈也会警告小辈一些话,比如下雨天不要出门踩水坑,会有水鬼把小孩的魂魄带走做替死鬼;还有不要虐待动物,它死了以后会缠上你一辈子之类的。”

  薛阳呼噜噜地咬着青菜梗。“这些都是吓唬小孩不要到处乱跑、不要折腾动物吧?”

  “等我有空了再去拍一下,看看能不能拍到,这样不就可以认证究竟是真是假了吗?”祁泉“咕咚咕咚”干掉可乐,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白儿茶挫败地塌下肩膀。“学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哭都来不及……”

  “放心、放心,要真是可以遇鬼,我活了快二十年,不早就遇到鬼了?”

  白儿茶咬着鱼丸说:“没准只是你早就遇到了,但是你没发现或是压根看不到呢?”

  太阳已经下山了,饭馆里的食客慢慢走的差不多,热闹的气氛渐渐冷淡下来。老板“哗啦啦”收拾碗筷时,顺手打开了照明的开关。朦胧昏暗的夜色突然褪去,被人造灯光取代,让祁泉一下子看清了白儿茶的眼神,纯净中带着有些凌厉的认真,让他汗毛一下子都起来了。

  祁泉揉了揉手臂。“靠哦,冰镇可乐喝多了,有点冷。”

  薛阳拿纸巾擦了擦嘴。“这个季节就是早晚清凉、午后高温啦,以后出来要记得穿外套了。”

  祁泉摆了摆手,没当一回儿事。“我先回家一趟,有事要处理,今晚不回宿舍住了。你记得把她们送到宿舍楼下再分开。听说这附近曾经有其他校友遭遇过抢劫还丢了命,凶手到现在还没找到。所以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要到处乱走。”

  薛阳举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得令!”

  白儿茶和其他人一样挥手道别。“注意安全哦!”

  夏佳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上包包,有些害怕地说:“劫财就算了,还要了人家的命,要不要这么狠啊?”

  白儿茶因为吃了一大碗辣椒,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超级满足。“这个被抢劫的校友一定是男的。”

  “为什么啊?”

  “以这种暴徒的性子,如果是女的,劫财劫色劫命一条龙。”

  夏佳不由抱住了胳膊,这句话让她毛骨悚然。“如果真的有鬼,那这种王八蛋早就被鬼给撕成碎片了吧?”

  “也不一定哦,这种事情没有准的。就像有些人画画很好,有些人却连一条直线都画不直。但刻意而为之就会百分之百撞鬼了。”

  叶蕊一头雾水地说:“听不懂哎,这些也是你村里的长辈跟你说的吗?”

  “像那种动不动就杀人的家伙最蠢了,厉鬼如果从阴间返回来报仇,是有很多手段折磨他的,往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拖着他一起下阴间了。所以那种真正明白规矩的,要搞一个人,通常不会轻易要人命。”白儿茶低头踩着路灯的光圈。“那些鬼片里演的,被厉鬼盯上了,除非运气爆棚,否则没有一个逃开的。”

  ——“但是呢,要变成那种厉鬼,也分人哎。对仇人的狠意不够,很容易就放弃执念,直接投胎了。”

  薛阳一拍巴掌。“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坏人做了坏事却没遭到报应?”

  叶蕊撇撇嘴。“纯粹就是运气好嘛。”

  薛阳低头拿着手机拼命码字。“记下来记下来,这种鬼故事录音讲给网友听也蛮刺激的,还可以让大家注意不要做坏事,否则会被厉鬼找上门!”

  白儿茶抬头看着夜空。“嗯?不做坏事也会被鬼找上门哦,比如你们今天冒冒失失到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玩耍。”

  薛阳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为什么啊?我们又没招惹它们。”

  “对它们来说,你们打扰了它们的‘好日子’。”白儿茶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漫不经心,只当成听来的传说一样讲。“就好比一个水龙头,你们去一次那种地方,就相当于拧一下开关。一开始只是滴答、滴答的水滴,次数多了,就会决堤。”她转过身,两只手像在海水里逃跑的章鱼一样打开。“‘哗——’地一下喷了你一身。”

  薛阳扯着嗓子“嗷”了一声,引来许多饭后散步的校友侧目。

  白儿茶收回手,笑嘻嘻地说:“我吓唬人是不是有一手?要是毕业找不到工作,我去电台讲鬼故事也能赚到钱哎。”

  薛阳筋疲力尽地捂着心跳加速的胸口。“有够厉害,我真是吓到了,一开始听得太入迷了,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要命……”

  夏佳也跟着拍拍胸口。“学长,没被小茶的故事吓到,被你这声尖叫吓到了。人吓人才是会吓死人的!”

  叶蕊深深吐了一口气。“不过如果你不说,我还以为这些都是真的,幸好不是……”

  白儿茶眨了眨眼睛,板着脸纠正道:“是真的呢。”

  众人像被石头噎住了嗓子。

  白儿茶突然咧嘴一笑。

  夏佳原地一条三尺高。“靠哦!又被你骗到!打死你!”

  白儿茶在室友乱七八糟的拳头下左摇右晃,面无表情地装模作样棒读。“哎呀,好痛、好痛哦。”

  薛阳干笑地看着她们在大街上打闹,心想这个学妹看起来乖巧可爱的,没想到这么腹黑闷骚,和人混熟了之后,好欠打啊……

w88优德体育